1996年的一天,57歲的南岸區下崗工人胡忠義,在解放碑一家書店翻書閱讀。他手中的書叫《寂夏》,比利時人韓素音著。老胡知道,作者是世界知名女作家。胡師傅翻著翻著,當讀到成都“進益產科”的章節時,他驚奇得幾乎尖叫起來!因為書中記述韓素音在成都的親身經歷,那時她在成都南門小天竺街進益產科學校當助產士,見證了一樁嬰兒意外遭毀容的醫療事故。
  “進益產科”!太巧了, 1939年冬天,胡忠義就是在這家醫院出生的。剛生下不幾天患上肺炎……“床頭,是一把冒著蒸汽的水壺,醫院用蒸汽療法濕潤空氣,然而意外發生了。一天深夜,一位護士值班時打瞌睡,壺嘴冒出熱騰騰的蒸汽對著小孩的臉直噴……”《寂夏》書中這樣寫到。這是一本自傳體小說,作者用極大的篇幅講述了在成都一所美國教會學校的經歷。當時正在這家醫院實習的助產士韓素音,見證了這一切。多年後作為國際知名作家的韓素音,在作品中記錄了這一切。韓素音生於中國河南信陽,父親是鐵路工程師,四川成都人,早年留學比利時,母親是比利時人。
  胡忠義捧著《寂夏》眼含淚水,臉上的傷疤抽搐著,他萬沒料到這本書會寫到自己。出於對閱讀和寫作的熱愛,出於對大作家的崇拜,這位因貌醜飽受精神磨難的重慶老工人,堅強地活著,他買下這本書,用長時期在鐵路工地上捶石子的手,給世界級作家韓素音寫信。
  第一封信是1996年5月發出。當年10月中旬,胡忠義收到了韓素音的英文親筆信:“謝謝你令人激動的來信,我認為你是一個勇敢而優秀的人。你面對逆境的勇氣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隨信給你寄來一張照片以及我在瑞士的地址。請給我來信,我們可以成為好朋友。我將保存你的信和照片。你的朋友韓素音。”
  胡忠義非常激動。他開始不斷地給韓素音寫信,信中談得最多的是雙方共同懷念的那所早已不存在的“進益產科”,以及醫院對小胡忠義當親兒子樣的關愛。韓素音的回信滿含真情,談到她自己:“你知道,當我還是一個小姑娘的時候,我母親就不想要我成為中國人,她希望我成為百分之百的歐洲人。但當我剛能自己掙錢時,我就請了一位中國老師教我漢語。我不僅能認漢字,還能讀古文。不過我的漢字寫得不太好。我也想見到你,到那時我們還可以一起寫漢字。”
  信是用英文打印的,最後幾句是韓素音用中文手寫的。韓素音長期用英文寫作。胡忠義每次都是請人把信譯成英文,再掛號寄給韓素音。
  從1996年到2006年期間,胡忠義前後給韓素音通信20多封,韓素音給他回信12封。1997年11月18日上午,韓素音從瑞士家中撥通了重慶胡忠義家中電話。韓素音用中國話稱贊胡忠義的人格和思想,並說,她打電話就是想看看這位和她通信兩年多的胡師傅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胡忠義邀請她到重慶來看一看。韓素音高興地說:“我要來,明年二三月間來,到重慶來跟你學中文寫作。”
  韓素音最後一次回成都是1996年,她和胡忠義的邂逅純屬閱讀中的奇遇。胡忠義期待韓女士到重慶做客的願望,最終沒能實現。2012年11月2曰,96歲的韓素音在瑞士洛桑的寓所安然去世。  (原標題:重慶老工人奇遇作家韓素音)
創作者介紹

次按

rp66rprtb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